当前位置:首页 >> 药膳食疗

731历史真相揭秘

2020-04-01 10:04 来源:密云中医药门户网站

《731历史真相揭秘》:掀开历史冰山一角,揭露日军滔天罪行!

2017年11月5日,参观了哈尔滨平房区的侵华第731部队罪证陈列馆以后,我在该馆的纪念品商店购买了两本书,《731历史真相揭秘》和《白衣恶魔》两本书都不厚,总共才两百多页,内容却相当震撼。

纪念品商店的有关侵华第731部队滔天罪行的书籍。

两本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丛书的封面。封面图片均为侵华第731部队遗址的照片。

众所周知,侵华第731部队也叫做细菌部队,在了解它的滔天罪行之前,首先了解一下什么是细菌武器以及它对整个人类世界的威胁和危害。

细菌武器也叫生物武器,是在军事行动中用以杀死人、牲畜和农作物的致命微生物、毒素和其他生物活性物质的统称,包括鼠疫、霍乱、炭疽等各种传染病原菌。它是与化学武器、并列的三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之一。

细菌武器杀伤力无限大,而生产成本却很低。二十世纪上半叶,为了快速、低成本地赢取侵略战争的胜利,者提出并实施了细菌战战略。继而,在裕仁天皇批准和支持下,陆军先后建立起细菌武器的研究、实验、生产机构,以及规模庞大、体系完善的细菌作战部队。

1932年8月,在学校军医石井四郎的发起和倡导下,东京陆军军医学校创建了细菌研究室,对外称防疫研究室

石井四郎,1892年生于千叶县某村的一个地主家庭。作为家里最小的儿子,他从小就显现出聪颖过人,其父不遗余力地供他读书,石井四郎不负众望,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京都帝国大学医学部,在陆军军医学校当了几年军官候补生以后,1924年,他又返回京都帝国大学读研究生,攻读病理学和细菌学。1927年,获得博士学位,重新回到东京陆军军医学校。

白衣恶魔—石井四郎。

野心勃勃的石井四郎认为,研究细菌战、帮助战时的取得侵略战争的胜利,可以为他实现人生目标,获取名利。为此,他以超常的热情疯狂去做与救死扶伤完全背离的细菌战研究工作。

刚开始,所有的细菌研究实验都是在东京的研究室进行。为了加快研究进程,丧心病狂的石井四郎想到了用活人做实验。他知道,在东京做活人实验是很冒险的,石井四郎于是盯上了刚刚被占领的中国东北地区。

731历史真相揭秘的目录。

石井四郎选择中国东北的原因有三:

一、在中国东北建立细菌实验场,便于得到大量的活体实验材料(战俘和无辜平民)能够充分满足实验需要。

二、细菌实验有很大的风险,一旦发生不可控制的细菌传染,可以将这种风险转嫁给当地。

三、便于在侵华战争以及未来可能发生的对苏战争中实施细菌战。

怀揣着这些不可告人的目的,在创建细菌研究室的当月,也就是1932年8月,石井四郎迫不及待地来到我国东北地区考察选址。1933年,大本营批准了石井四郎的报告,并在哈尔滨南岗区秘密组建了细菌战部队,由石井四郎任队长。

部队驻地在哈尔滨宣化街和文庙街一带,其附属实验场设置在距哈尔滨市70公里以外的黑龙江省五常市的背荫河镇。对外称关东军防疫给水部实际上,这也就是侵华第731部队的前身。

恶魔诞生后,开始为害人间 !而这一切罪恶,都是在弥天大谎的掩盖下秘密进行的,以至于今天还有太多的历史真相不为人知。

石井四郎看中了五常县的背荫河村。这里位置隐蔽但却交通便利,是拉(拉林)滨(哈尔滨)铁路线上的一个小站。他强令村中的20余户村民三天内全部搬迁,强占并烧毁村中民房百余间。

随即,开始强征劳工建房筑城墙。不到一年时间,初具规模的兵营就建成了,有营舍、铁路专用线和飞机场,由一个叫中马的大尉,因此人们都称它为中马城

位于哈尔滨平房区的侵华第731部队遗址。

中马城设有三重围墙,最高的有三米多,墙顶上架设有两道铁丝网,中间有一道高压电网,围墙四周有两米深的护城壕…总之,那里戒备森严,极端保密,未经关东军司令批准,任何人。因此,当地老百姓都以为它只是个。

但是,中马城 的种种异常令人费解:夜深时分,人们经常听到那里传出微弱的惨叫声、那里的大烟囱不停地冒着浓烟,而且散发着一股焦臭味。

直到1933年中秋节以后,这个秘密才被揭穿。1933年的中秋节前半个月,抗联战士王子杨和老李、还有其他40多个体力强壮的年轻人,被宪兵队抓上囚车”随后被送往中马城”关押。王子扬从难友口中得知人采血做细菌实验的秘密以后,决定带领难友们中秋节的晚上趁雨越狱。

这次越狱共有16人成功逃离魔窟,王子杨带领其他者共同走上了反抗日寇的道路,中马城的秘密也因此暴露无遗,之后,它屡次遭受东北抗日队伍的秘密袭击。石井四郎决定迁移实验基地。

1934年,他以基地失火为由,递交中马城”转移报告给大本营,很快得到了批准。1935年,石井四郎下令炸毁房屋,拆除设备,神秘转移中马城”

白衣恶魔书中插图。

因为在中马城”大量使用活人作为实验材料,获得了显著的研究成果, 石井部队”赢得了天皇、大本营及关东军司令部的高度肯定、赞扬和大力支持,成为当局不惜一切人力、财力培养的具有无限潜力的战争工具。

1935年,一个更大的工厂在哈尔滨市平房地区开始筹建。1938年,这个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大规模、集细菌武器研究、实验、生产与一体的细菌军事基地的主体工程基本完成。1938年6月,石井部队本部正式移驻平房镇。

恶魔进一步壮大了!

侵华第731部队平房镇驻地总占地面积约16万平方米,主要建筑物70多座,中心建筑为本部一栋和四方楼。其它建筑还有焚尸炉、解剖室、训练、航空班、气象班、野外实验场、物资仓库、飞机场,及731部队的生活区域东乡村等等。

侵华第731部队本部一栋遗址。

本部一栋:这是731部队指挥中心,正对南门,砖瓦结构。为人字形屋顶的两层楼,建筑面积2350平方米。二楼有731部队办公室、卫生间、副官室。一楼为侍卫官室、总务室、安灵室、宪兵室、一楼一层西侧为诊疗部,二层西侧为人体标本陈列室。

陈列室的福尔马林溶液里泡着被细菌实验杀害的中国人、蒙古人、苏联人的各种脏器:人头、人腿、没有肢体的躯干、胰脏、肠子、妇女的子宫和胎儿。人的所有部位,都泡在大大小小的容器里。

731部队遗址内被炸毁的四方楼旁的复原模型。

四方楼,建筑面积15000平方米,周边一圈建筑是的实验室、解剖室、保密室、图书室、标本陈列室和焚尸炉等,中间两栋建筑是特设”也就是关押用做活体实验材料的马路大”的地方。

1936年5月,裕仁天皇发布敕令扩编石井部队参谋本部根据天皇敕令设立了关东军兽类防疫部即后来的满洲第一〇〇部队

1938年7月,又陆续成立了配属18个师团的细菌战部队。这些部队主要有关东军第100部队、北平北支甲第1855部队、南京荣字第1644部队、广州波字第8604部队、新加坡冈字第9420部队。位于哈尔滨平房镇的特别军事区域—731部队驻地是细菌武器研究中心和细菌战指挥大本营。

至此,细菌部队形成了具有一定作战能力的完整的细菌战体系。

书中的插图:关东军司令部1539号命令。

1941年,为保密所需,石井部队”被关东军司令部命名为满洲第731”部队,实质上是参谋本部直接领导的。

南门卫兵所旧址。

1939年开始至1945年8月,侵华第731部队相继在中国20多个省市秘密开展细菌战,大面积军民,致使浙江、云南、山东、内蒙古等中国多个地区在战时及战后爆发大面积的鼠疫、霍乱、伤寒等传染病,难以计数。

每次秘密播撒细菌武器,造成当地可怕的瘟疫之后,侵华自称是防疫部队,身穿防疫服,臂带红十字袖章,道貌岸然地进入疫区,白衣恶魔假扮救世主而他们的目的却是把这里变成活体解剖的实验场。

真相揭秘的第七章—人间极罪,描述的都是侵华的惨无人道地把活人作为实验材料,对健康人体实施细菌感染实验、真空实验、电击实验、冷冻实验、烧烤实验、活体解剖实验…的史实介绍。细节过于残暴,恕我不忍复述。

731部队将活人代替动物进行实验,并把这些牺牲者当做木头” ,日语发音为马路大”死去的马路大”都没有名字,只有一个数字编号,人数以根”计算。

真相揭秘内页。

1945年8月13日,战败前两天,石井四郎等原731部队2500多名官员逃回,秘密解散并隐居各地。为逃脱正义的惩罚,石井四郎在家乡为自己导演了一场隆重的葬礼,以掩人耳目,苟且偷生。

然而,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和国际监察局并没有抓捕、审判和严惩这支恶魔部队的首领,美国反而庇护、重用了他们。原因是日美做了一场肮脏的秘密交易:美国得到了垂涎已久的部分人体实验成果,作为交换条件,美国将设置壁垒和实施保护,对731部队的罪魁祸首以及全体队员的战争罪行免予起诉。

直到20世纪80年代,美国新闻从美国刚公开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文件中,发现了石井四郎等战犯被赦免的材料,当年的密谋和交易才被世人知晓。

1949年12月25日,苏联的伯力法庭对侵华第731部队的十三名细菌战战犯进行了审判;1956年6月19日,在沈阳审判了侵华第731部队林口支队的细菌战战犯,再次申张了正义;而细菌战元凶石井四郎和其它731部队的骨干成员却始终逍遥法外,继续得到政府的重用,重新成为社会的名流。直到1959年10月9日,石井四郎67岁才病逝于老家千叶县。

1945年8月15日,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中国人民经过十四年抗战,终于迎来了最后的胜利。然而,发动战争历史最长、战争暴行最为残酷的国家—,至今未能就过去的行为进行反思和道歉。

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从政要参拜神社到屡次篡改教科书等一系列行径中,他们一而再、再而三地否认侵略历史,抹杀军队在侵略战争中对中国及亚洲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美化在海外的殖民统治。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右翼势力一直雪藏罪证,拒不反省。1997年,中国受害者自发组成侵华细菌战中国受害者索赔诉讼原告团在团长王选的带领下,奔赴,以国为被告,提起索赔诉讼。2002年一审,2005年二审,直到2007年5月9日终审,全部败诉。

政府彻底放弃了为自己昔日残害同类的暴行认罪赎罪的机会,拒不认罪,拒不赔偿,它的无赖无耻令世人再次震惊和愤怒。

731历史真相揭秘的封底。

虽然诉讼结束并且已经败诉,但是,中国各地细菌战受害者的调查还在继续,我们坚信,罪恶终将被审判,人类的良知和正义也终将会取得最终的胜利。

中国人民努力着,中国人民期待着!

以下是我在侵华第731部队罪证陈列馆和遗址拍摄的照片。

侵华第731部队罪证陈列馆前,一群学生在合影。

陈列馆的入口大厅循环播放的一段,我只摄录了其中一小段。

细菌战元凶—石井四郎。

正式进入侵华第731部队罪证陈列室,以下部分有文字的图片将不进行解说。

石井四郎:细菌战的推行者、组织者、指挥者。

巨大的显示屏下面是平房区的第731部队驻地实景复原模型。

哈尔滨平房区731部队驻地实景复原模型。

哈尔滨平房区第731部队驻地实景复原模型。

侵华第731部队当年使用的军大衣和军服。

侵华第731部队当年使用的帽子和军靴。照片右下角,一只军靴侧立,可以看到鞋底有十多颗铁钉,因此走路便会发出声响。这也就是中国人称之为日寇的原因。

细菌液瓶(左。细菌培养箱(右。

氨液瓶(左)用于存放危险且易于挥发溶液的瓶子,如硫酸、氨液等。

侵华第731部队的每个小分队都配有高精度显微镜,可见当局对细菌部队的重视程度。

带菌跳蚤培养筐。

侵华用的军刀实物。

被解剖的女人。这段文字我不忍解读,太残忍了!

被活杀的少年。和上图同样残忍,我不忍解读!

解剖用品:托盘、剃刀、截骨锯和解剖挂钩。中间的挂钩知道有什么用吗?用来吊挂从活体中取出的人体器官。

白衣恶魔!!!

几面高大的墙壁都挂满了图片,这些都是侵华731部队的实验报告,所有被用来做实验的马路大都没有名字,只有编号。

这些也是实验报告,一张纸就是一条人命。

人体的彩色部分表示细菌实验的位置。

解剖实验室。实验完毕,血淋淋的马路大被直接送往焚尸炉,毁尸灭迹。

寒冬季节,将马路大”绑在野外,裸体或者仅穿单衣。马路大”被冻伤后,送进实验室,将他的手或脚放进不同温度的热水中,实验哪种水温解冻效果最好。被实验者通常会皮肉坏死,直接露出白骨。

侵华第731部队的军用马匹都戴着防毒面具。

这是来自苏联的一对母女,被侵华关进密闭的玻璃室,放入毒气,玻璃室外的详细记录母女俩中毒各时期的症状和死亡时间。

侵华使用的各种各样的防毒面具。

跳动的数字代表的是被侵华用各种手段杀害的中国人数。下方为有据可查的被害人姓名。

数字牌的下方为及国际部分民间团体和组织赠送的花束和慰问条幅。

侵华秘密运送马路大的特别囚车。

侵华研制的细菌武器—陶瓷细菌弹头。

侵华生产的细菌重量以公斤计量,可见细菌生产数量之多。

诺门罕细菌战:诺门罕战争是1939年5月至9月及苏联在远东地区发生的一场战役,也是第731部队第一次使用细菌作战,最终以关东军大败而结束。

侵华在中国细菌战图:有亮点的地方都是曾经发生细菌战的地方。

在东京审判中,因为美国庇护,石井四郎等细菌战犯免于审判。回国后,许多细菌战犯还身居要职。

1945年9月至1948年11月,东京审判结束。在此期间,日美达成秘密交易,美国以豁免731部队队员战争为条件,得到了731部队进行人体实验、细菌实验、细菌战和毒气实验的数据资料,使731部队队员免于战犯起诉。

1949年12月25日,苏联的伯力城滨海军事法庭审判了关东军第731部队部长、分部长、关东军总司令、军医处长等与细菌战有关的十三名军事战犯。

1956年6月19日,在沈阳审判731部队林口支队长等细菌战战犯。

在中国东北与石井四郎共过事的那些部下,战后很多人都成了大学里的医学部部长、主任教授、大学校长,或是创造战后经济奇迹的各业界中技术骨干力量,担任着重要职务。如731细菌部队气性坏疽、炭疽班班长植村肇,战后任文部省教科书主任调查官;731部队的长友浪男,战后曾任北海道副知事 ;731部队防疫研究室的金子顺一,战后曾任防务厅主任研究员;1644部队防疫研究室的村田良介,曾任厚生省国立预防卫生研究所现为国立传染病研究所。第六任副所长和第七任所长;731部队冻伤课课长吉村寿人,战后曾任京都府医科大学校长。据最新资料披露:共有79名细菌战犯在战后受到重用。注:本段文字来自网络。

731部队撤离时炸毁了实验场所及关押马路大的。

侵华在此驻扎的时候,进入此地的无辜平民被俘军人谁都无法活着离开这里。

侵华第731部队遗址里被炸毁的建筑物。

矗立在侵华第731部队遗址的大树,静看着世事变迁。

愿和平永驻人间!

完~~

月经量异常吃什么药常州癫痫病医院地址浙江男科医院哪家好

跑步过后腿疼怎么办
旅游出行必备肠胃药
益母颗粒月经期能吃吗
相关阅读